在上周,習近平總書記主持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完善金融服務、防范金融風險的第十三次集體學習會議,并在會上強調要深化對國際國內金融形勢的認識,正確把握金融本質,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平衡好穩增長和防風險的關系,精準有效處置重點領域風險,深化金融改革開放,增強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能力,堅決打好防范化解包括金融風險在內的重大風險攻堅戰,推動我國金融業健康發展。 習近平總書記的講話,對我國金融業的發展做出了科學的指導,也是國家在金融領域的重要戰略部署。不僅對現今中國金融環境有充分和獨到的認識,同時也幫助理清了金融業發展的脈絡,增加了小微企業的發展信心。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防范化解金融風險特別是防止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是金融工作的根本性任務。”當前,我國金融領域總體風險可控,但一些長期積累的隱患應引起高度警惕。譬如,不良資產風險、地方政府債務隱憂、互聯網金融安全問題等。維護金融穩定與安全,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攻堅戰,我們既要提高“硬件”能力,加快金融市場基礎設施建設、健全及時反映風險波動的信息系統;又要加強“軟件”建設,完善監管協調機制,補齊監管短板,做到“管住人、看住錢、扎牢制度防火墻”。 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說,改革開放以來,我國金融業發展迅速,隨著互聯網的發展,與之相關的金融產品也日益豐富,金融體系不斷完善,防范化解金融風險的能力不斷增強。但我們也能夠看到,隨著經濟進入新常態,經濟...
昨天是我國傳統節日元宵節,同時也是故宮94年來第一次開放夜場。這次故宮舉辦元宵燈會的消息一經放出,就吸引了大批網友的關注,因為太過火爆,甚至擠癱了訂票系統。一些沒搶到票的網友自稱“阿哥”、“格格”,表示堂堂一個皇子站墻外面看燈太沒面子。 其實,這已經不是近年來故宮第一次引起網友的關注了。2008年,故宮文化創意中心成立,在其后的5年時間里,這個中心并沒有引起廣泛關注。到了2013年,臺北故宮推出了大受歡迎的“朕知道了”膠帶,這讓北京故宮博物院院長單霽翔認識到了文創產品的龐大市場。 也正是在同一年的八月,故宮舉辦了首屆“把故宮文化帶回家”文創設計大賽,第一次面向觀眾征集文化產品創意。 在這之后,故宮的文創產品一發不可收拾,相繼推出了“奉旨旅行”行李牌、“朕就是這樣漢子”折扇、“冷宮冰箱貼”等產品,還有大火的迷你故宮小貓貓擺件,月銷量超過1.6萬,受到很多年輕女性的歡迎。 不僅如此,隨著《我在故宮修文物》、《國家寶藏》等影視綜藝的熱播,故宮徹底放下了高冷的姿態,成功打入了年輕人的生活圈。尤其《我在故宮修文物》登上B站后大火,到目前為止播放量已經達到了321.2萬,彈幕7.7萬條。 要知道,B站雖然是我國最大的彈幕視頻網站,但它主要的用戶是喜歡動漫、游戲、二次元文化的學生群體,在此前我們很難想象這些年輕人會去關注“故宮”、“修文物”這樣的紀錄片。從這一點上可以看出,故宮確實做到了親民與接地氣...
號稱“神仙打架”的春節檔已經結束了,與往年一樣,也是幾家歡喜幾家愁。但與以往不同的是,今年春節檔高開低走,大年初一創造了14.29億的單日票房紀錄,卻在第二天就跌破十億大關,難道是因為今年的電影質量不行嗎? 從電影作品的角度來說,今年的《流浪地球》可謂是賺足了人氣,在上映后迅速成為熱門話題,人民日報等主流媒體甚至是國外媒體和知名導演都對《流浪地球》給予了高度評價,而《流浪地球》也不負眾望,到目前為止票房已達到25億,為中國的科幻電影開了一個好頭。 可惜《流浪地球》的強勁依然沒能挽救今年春節電影市場的整體頹勢,統計顯示,今年春節檔單銀幕產出降低,觀影人數下降,上座率降低,雖然在票房上與2018年同期差別不大,卻遠稱不上繁榮。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電影票價的上漲。 有媒體報道,春節期間河南信陽某電影院黃金時段的一張《流浪地球》電影票價達到了160元,這個價格甚至超過了北上廣等一線城市的票價。160元的票價可能是一個極端的例子,但從平均票價來看,今年的數據為44.4,遠超去年的37.7元。是什么讓電影院有這么大的勇氣抬高票價?其中有票補受限于政策以及后繼乏力的現實,但更多的是影院逮著蛤蟆攥出腦白金的坐地起價。 近年來隨著社會發展,老百姓過春節的方式開始發生轉變,越來越多的人把去電影院看賀歲片作為了春節假期的重要活動。而對于影院來說,春節期間觀眾有錢、有閑,大多數人又不會像十一黃金周一樣選擇出門旅游,再...
最近網上流傳著一組漫畫,是今天和十年前春運的對比。從漫畫上可以看出,十年來春運的變化有量變,也有質變。 比如在回家的速度上就是量變,以前過年回家坐火車,路上咣當十來個小時都不一定到得了。現在呢,就像漫畫里畫的,距離近的可能一部電影的時間就到家了,還不能是加長的導演剪輯版。 2006年1月20日,春節將至,北京西站務工人員優先購票區 而購票方式就是質變。十年前買車票要在火車站外面排隊,不論天多冷,那人山人海的景象絲毫不亞于國慶節的故宮。現在呢,人手一部手機,只要動動手指火車票就買到了,完全沒了排隊的辛苦。 這些都是看得見的變化,而看不見的變化還包括人們對春運的關注。 往年一到春節,電視上、報紙上,各種媒體都爭相報道春運的新聞,但是今年我們發現這樣的新聞少了,似乎人們對春運的關注度正在減少,難道大家過年都不回家了么? 這還真是原因之一。近年來隨著經濟發展,城鄉之間的差距開始縮小,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選擇留在家鄉工作,自然也就免去了“回家過年”。 另一方面,過去一到春節在外打工的游子必然要回家團聚,這和中國的傳統文化有關,所以一年一次的春運也包含著親情與鄉情的儀式感,無論離家多遠,無論在外混得好與壞,都要加入春運返鄉的大軍。到了今天,人們的選擇越來越多,交通發達了,平時做高鐵、坐飛機就能回家,不一定非要等到春節。而且現在生活好了,“反向春運”開始出現,就是子女將自己的長輩接到城市里...
在剛剛過去的2018年,中國回顧了改革開放40年的勝利成果。而進入新的時期后,我們首先要面對的,就是如何能延續改革帶來的經濟增長,使中國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最近有預測稱:從現在開始到2022年前后,是中國經濟由中等收入邁向高收入的沖刺階段。接下來如果能保持年均6.2%的實際經濟增速且匯率基本穩定,那么按照世界銀行的劃分標準,中國將在2022年前后跨越門檻,步入高收入國家行列。 近幾年,中等收入陷阱這個詞在各大財經媒體的出現頻率越來越高,那么什么是中等收入陷阱?簡單來說就是國家經濟在向發達國家邁進的過程中,高端產業無法與發達國家競爭,而低端產業又無法和第三世界國家競爭這樣一個尷尬的境地。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失敗的國家,最后可不會一直停留在中等收入階段,維系中等收入的這根繩子堅持不了多久就會斷裂,從而引發社會動蕩,貧富差距進一步擴大。 世界歷史上有很多關于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成功和失敗的案例,比如日本,從上世紀70年代開始啟動經濟結構轉型,從依賴重工業轉向電子計算機、宇航設備等知識密集型產業,最終成為發達國家。還有韓國,一提到韓國我們可能會首先想到三星,雖然三星手機最近在國內遇冷,但是在國際市場上三星的銷量依然遙遙領先。除此之外,韓國的造船業、汽車產業也十分先進,它們依靠的都是尖端科技,因此韓國也同樣跨越了中等收入陷阱,成為發達國家。 與成功者相對的,就是沒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失敗者,其中的代表是拉美國...
回顧2018年,可以說是中國資本市場最特殊的一年。一方面,是來自于金融不穩定的挑戰,而另一方面,是政府史無前例的高層表態與政策組合拳。去年10月19日,一行兩會負責人向市場表態穩定信心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劉鶴也回應了當前經濟金融熱點問題,表示股市的調整和出正為股市長期健康發展創造出好的投資機會。政府的高度重視,化解了在資本市場的潛在風險,更重要的是,讓我們感受到了資本市場的地位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 2018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多次提及資本市場,比如提高直接融資比重之類的話題。而涉及到2019年資本市場的關鍵內容有兩點,第一是三大攻堅戰的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攻堅戰中,要“防范金融市場異常波動和共振”;第二是大段提出“資本市場在金融運行中具有牽一發而動全身的作用,要通過深化改革,打造一個規范、透明、開放、有活力、有韌性的資本市場,提高上市公司質量,完善交易制度,引導更多中長期資金進入,推動在上交所設立科創板并試點注冊制盡快落地”。 可以看出,資本市場將成為改革開放40年后,新一輪改革的重要支點。而對于2019年中國資本市場的政策,我認為可以從幾個方面進行預測。 首先是資本市場改革的進一步深化。前面提到了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對2019年的部署,其中用96個字對改革做出了綱領性的要求,會議稱,“資本市場在金融運行中具有牽一發而動全身的作用,要通過深化改革,打造一個規范、透明、開放、有活力、...
各位同事、朋友,大家好: 不平凡的2018年就要過去了,充滿希望的2019年即將到來。在此,我謹代表GIO華興控股集團各級領導,向廣大華興人致以誠摯的問候和衷心的祝福。 風正潮平,自當揚帆破浪;任重道遠,更須策馬加鞭。2018年,GIO華興控股集團乘著發展的浪潮,沐浴著改革開放40年的春風,一路高歌猛進,創造了傲人的成績。這一年里,我們響應 “一帶一路”倡議,在新疆福海投資開發當地旅游資源,打造“阿勒泰千里旅游畫廊”;在河北定州,聯合多家機構啟動了“天下白·文化旅游田園綜合體項目”,該項目運營后可創造1.5萬個就業崗位,并為當地帶來大量財政收入;在四川成都,我們與柏櫟酒店管理集團簽約,聯手打造柏櫟子居輕奢酒店品牌,5年內將在國內外落地約20家柏櫟子居輕奢酒店,從而在酒店旅游產品系列中引領市場新風潮;在北京,絲路華興藝術中心正式落成,今后將致力于促進藝術品的創作與交易向平臺化方向發展,使我國藝術品交易理念不斷創新。 如果要給2018年做一個簡單總結的話,我認為可以叫做“響應政策,布局文旅;合縱連橫,播種全國”。在這十六個字里,我最重視的是“播種”。我們知道,種子種下去,是需要精心呵護才能茁壯成長的,我非常期待在我們所有華興人的努力栽培下,這些項目未來能長成參天大樹,福蔭一方,為國家經濟發展,為實現人民幸福做出貢獻。 今年在集團快速發展的同時,我們也沒有忘記踐行自己的社會責任。2018年我們為延安志丹縣華興幼兒...
2017年5月,圍棋峰會進入最后一天,柯潔九段中盤告負,總比分 0:3 敗于AlphaGo。比賽中,柯潔在局面不利時長時間離開,回來后又淚灑現場。賽后柯潔一度哽咽稱:它太完美我很痛苦,看不到任何勝利的希望。 人類竟然敗給了機器!要知道圍棋是世人公認的“高智商”游戲,一向以變化繁復著稱,可能性走法甚至超過了宇宙原子數總和:棋盤上所存在的361個交叉點每一個都可能存在黑、白、空三種狀態。單以此計算,棋盤上的可能局面將高達3的361次方,如果再將打劫、提子等變化考慮進去,那么實際變化數量絕對是一個天文數字。進一步說,和國際象棋每落一子后面臨20種走法相比,圍棋每落一子后所面臨的走法要多得多——平均200多種。 經此一戰,人工智能風暴迅速席卷全世界,引發了科技行業的巨大反響。實際上,除了谷歌,微軟、IBM、Facebook、百度等眾多國內外科技巨頭早就把人工智能當作了未來的發展方向,且一直在進行戰略布局,加大投資力度,力圖搶占到先機: 國際上, IBM制造出了世界首個人造納米隨機相變神經元;微軟的Skype Translator在智能翻譯上取得了突破性的進展,實現了對9種語言的自動翻譯;蘋果公司也不甘落后,加快了在人工智能領域的布局,并重金聘請了薩拉庫蒂諾夫——美國卡內基梅隆大學計算機科學院副教授加入并領導其人工智能研發團隊…… 在國內,BAT同樣在大展拳腳:百度從語音語義、圖像識別等方面入手,加大了在人工智能領域的研究投入;騰訊先后對Sc...
經過30多年的發展,在2013年前后,中國經濟發展開始“換檔”:穩增長、調結構、促改革。對穩增長來說,調結構與促改革不再只是“錦上添花”,而是“雪中送炭”,或者說,調結構與促改革成了穩增長的引擎。 發展金融業是調結構與促改革的重頭戲之一:一方面金融屬于高端服務業,發展金融業是產業高端化、提升服務業在國民經濟中的比重的基本手段;另一方面金融是經濟的血液,是實現資源配置市場化的“抓手”,要實現產業升級就不能不搞活金融。換言之,搞活金融有助于實現國民經濟增長方式的轉變:從要素投入驅動到技術創新驅動。 現在大家有一個共識:以“促改革”帶動“調結構”。發展金融業就是以“促改革”帶動“調結構”的一個具體實例。基于此,也就不難理解為什么金融改革成了各項改革的先行者。早在2013年,黨的第十八次全國代表大會對金融改革提出了原則性要求:要深化金融體制改革,健全促進宏觀經濟穩定、支持實體經濟發展的現代金融體系。 與其他領域一樣,這次金融改革是從開放做起的,即放松市場準入條件,尤其是對內——即民營企業開放。一般來說,對內開放要優先于對外開放,對內開放是對外開放的基礎。 這方面最顯著的標志是允許民營資本進入過去不能進入的一些金融領域,尤其是設立銀行。2013年6月19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提出,探索設立民間資本發起的自擔風險的民營銀行和金融租賃公司、消費金融公司。 其后,包括阿里巴巴、騰訊、蘇寧云商在內的10家民...
日前,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了《關于學前教育深化改革規范發展的若干意見》,進一步明確了學前教育改革發展的前進方向和重大舉措,把學前教育放到了“辦實事的重大民生工程,關系億萬兒童健康成長,關系社會和諧穩定,關系黨和國家事業未來”的重要位置,明確了政府的投入責任,要求牢牢把握公益普惠基本方向,并提出了到2020年,全國學前三年毛入園率達到85%,普惠性幼兒園覆蓋率達到80%的目標。 除此之外,更引人關注的是《意見》還提到了資本進入學前教育市場并過度逐利的問題。就在昨天,教育部基礎教育司司長呂玉剛也表示,針對部分民辦園過度逐利行為要進行堅決遏制。 不可否認的是,當前學前教育領域確實存在資本過度逐利的現象。不管是什么行業背景,和教育沾不沾邊,都紛紛跨界進入教育行業跑馬圈地。一些投資者認為,只要有錢,蓋個幼兒園,聘幾個老師,就能把幼兒園辦起來。在這種思想的推動下,部分幼兒園開始走上商業化道路,依靠直營和加盟的商業模式快速擴張,再通過擴大規模獲得投資。這種方式發展速度快,自然也就沒有時間去認真遴選加盟商,導致師資水平和教育質量底下,同時給孩子帶來了額外的安全隱患。近幾年發生的一些幼兒園負面新聞,其背后都有資本的身影。 有人說,雖然資本存在過度逐利的現象,卻不能否認資本對滿足民眾多樣化、個性化的學前教育需求的貢獻。這個觀點其實我并不認同。民眾多樣化、個性化的需求到底是自發的,還是資本為了獲取利益,通...
< 1 2 3 4 5 6 7 8 9 10 ...21 >
葛小松

葛小松,銀行家、投資家。具有金融投資領域管理經驗,長期進行相關領域研究與探索,并形成自己獨特的行業觀點。在文化旅游、地產開發、農業開發等行業具有影響力和駕馭力,主導數十項成功的投資案例。著有《資本大格局》、《現代金融投資者保護》兩部著作。熱心慈善和公益事業,積極履行社會志愿者職務,并擔任中國政法大學互聯網金融法律研究院理事長一職。

花粉之国官网 快乐12官网 黑龙江快乐10分开奖结果 做洗化日化生产怎么样 赚钱吗 一直播和映客哪个赚钱 好的股票融资公司 广西快三综合走势图 北京11选5今日开奖结果查询 北京pk赛车直播 江苏快三人工计划 河北家乡麻将下载 大乐透30期走势图 时时彩开奖结果 如何依靠自己赚钱 海王捕鱼猫大爷攻略 21点梭哈 七乐彩历史开奖更新2013